《画皮》披着“画皮”外衣的画皮

《画皮》披着“画皮”外衣的画皮 azuo 2008-10-07 12:50:27来源:

看过东方魔幻版本的《画皮》,我便有了以上的感觉。第一个《画皮》是指电影,第二个是指《聊斋志异》中的画皮故事,最后一个是指蒲松龄老先生笔下的厉鬼。

近两年重拍经典成风,无论是古代的还是近代的红色经典,经典的重复拍摄也造就了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重拍的经典永远不是经典!似乎没有一部复排版本能够超越前版。除了观众的怀旧情绪作怪,更多的是复排版本缺少了经典本身的内核,创作者们都希望以崭新的面目示人,都希望以诡异的角度打动观众。然而这样做的结果便是把经典沦为平庸,观众同样以最大的热情欣赏,以最大的遗憾收场。

很遗憾,这部《画皮》亦然。

除了片名是《画皮》,这部电影似乎与蒲松龄老先生的画皮故事始终游移在两个空间。背景时代、主人公乃至故事梗概,都与经典的画皮风格迥异。陈嘉上版的画皮无非是借助画皮故事的深入人心来商业化地讲述另一个故事,甚至是对经典画皮故事的完全颠覆和嘲弄。

原本的忠告和说教,原本作为被批判和警示世人的厉鬼,在电影的结局处竟然成为感动观众的另一个高潮。更多的观众在为王夫人的舍身救夫和王生的为爱自戕之后再次为狐妖小唯舍弃千年修炼的精气拯救所有人的转变叹惋。所有的华丽铺陈,哥特风格的背景,西方音乐元素的纠缠,几位配角的建构,无非是尽心打造一部商业片的魔幻,而不是关于画皮的魔幻。即便是点题的小唯蜕皮场景,也过于为蜕皮而蜕皮,情节设置上过于牵强,在化妆和特技设计上也不够惊悚和意外。她的故意蜕皮和影片所发送的小唯功力的信息不成正比,以小唯的功力,完全用不着这次有点令人失望并不恐怖的蜕皮。

电影消解了关于人性善恶的讨论,而是把主题设在了无论你是人是妖,让我们一起来面对!无论你是人是妖,我都爱你,永远爱你!这一场景。披上至情至性的外衣,尽管感人,但是落入痴男怨女间爱恨纠缠、勾心斗角的俗套显然玩弄了经典画皮的核心。而重点突出的魔幻气氛和武打设计也不够分量。如果说因为商业片的出身而无法铸造经典的话,那么索性就撕下经典的面具,或许,没有了经典的华丽累赘,反而会突出故事本身的真味。

文: 易之如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