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世界的七日》 “七日”之后“大出击”

反映抗震救灾史实的电视剧《震撼世界的七日》正在央视一套播出。这部剧的总编剧之一是济南军区政治部创作室主任苗长水。汶川大地震发生的第二天,他即随济南军区抗震救灾部队奔赴四川彭州市龙门镇重灾区,见证了救灾最紧张、最关键的时刻;完成《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本创作后,6月10日,他又跟随摄制组再次来到灾区,亲历了全剧的拍摄过程。
他是一名作家,同时又是一名军人,还是灾区一名普通的救援者。他亲身经历的抗震救灾是一个怎样的过程?他眼中的抗震救灾是一场怎样的战斗?济南军区在救灾中表现出了怎样的铁军精神,创造了我军历史上的哪些第一?上周末,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正在紧张撰写长篇报告文学《北线大出击》的苗长水。
记者见到苗长水,已经是他从地震灾区一线回到济南半个月以后。说起刚刚经历过的、堪称惊心动魄的抗震救灾经历,苗长水却非常平静、淡然,正如他在灾区写下的所有文字,没有一丝情绪的渲染,简单直白的叙述之中,却蕴含着最震撼人心的力量。
没想到在这样的时刻来到四川;巨石飞落就像科幻片镜头;彭州的大眼睛;废墟中哭泣的狗和雕塑般矗立的马;一只老母鸡,呆在废墟上不肯走,一直等着战士们扒出它的女主人
身为作家,苗长水基本走遍了中国的版图,他说:没到过的地方就是西藏和四川,有几次进川进藏机会,都因为一些原因错过,没想到这次说来就来了,但却没有来得及感受四川的美丽,看到的都是伤痕。
5月14日,苗长水乘坐军列到达成都,再换乘越野吉普车来到彭州重灾区。彭州也是济南军区抗震救灾主要作战方向之一。某集团军机步旅已经先到了,到达之前,战士们还以为能像往常执行任务一样,下车先找宿营地。但是一进入灾区就知道不可能休息了,因为黑夜中到处都是地狱般的凄惨景象,到处都是呼救。部队下车就投入到救援中。
5月18日,苗长水亲身参加了回龙沟大营救。
前一天晚上某机步旅得到消息,回龙山谷里可能有幸存者,据称还有外国人。我们站立的地方两边都是海拔千米以上的高山,大地震像刀切一样把山坡切开。突然一片滚石轰鸣着飞下来,我们抬头看时,就像科幻影片的镜头,那些石头像篮球一样朝着我们飞来,眼看就无法躲避。那一刻所有人都吓傻了,躲也没法躲。石头落到河里轰轰响,没有砸到我们,但大家立刻后撤,没有人敢充大胆的了。旁边地方国土局的一个同志提醒我们,这些飞石借助空气的作用在空中会改变方向。
营救持续了两天,5月19日,正是国务院宣布的国家哀悼日,假如这一天将几位幸存者救出来,意义不一般;假如营救成功,他们就在震后生存了9天,本身也是一个奇迹,央视记者、凤凰卫视等媒体的大批记者聚集到这里,等待拍摄有意义的场面。然而现实不是编排好的戏剧,下午2点,山上传来最后的令人失望的消息:余震、暴雨加最后300米的断崖,营救不可能继续,而新塌方的土石中发现了4具尸体,正是他们想要营救的人。
还是这一天,苗长水随一支队伍给断水断粮两天的董坪村送去食物,等我赶到山顶的村子,隐约听到妇女们好像在唱歌。走近了才知道,原来那是在激动地跟官兵们讲着告别和感激的话语,质朴的山民们背着篓子,拖着娃娃,含着眼泪,小姑娘们背着竹篓一路跟着队伍。进村那一刻,男女老少都鼓掌欢迎我们,送去的面包、饼干,拿起来就吃,矿泉水咕嘟咕嘟喝。一个小姑娘,接过解放军给她的饼干就吃,那眼神都傻了河南日报记者老陈把他抢拍的那张照片给我看,那个小姑娘的眼神跟希望工程宣传照片中那个大眼睛简直一模一样,老陈说这张照片也许会在《人民摄影》发得很大,成为名照片。我说这张照片可以起名彭州的大眼睛。
在废墟中,让苗长水感动的,还有另外一种场面:一路走,不时还能看到一瘸一拐的小狗,大都是不错的宠物品种,看到人都特别亲,跟着你走好一段。军区摄影干事施文标是随首批救灾部队乘飞机来的,给我讲了他在都江堰市亲眼看到的一条狗,老是对着地面的一条裂缝呜呜地哭,真是在哭。官兵们给它东西也不吃。老百姓讲那原本就是一只流浪狗,没有主人的。
陪同我们的机步旅杨西河干事也讲了很多有关

《震撼世界的七日》 “七日”之后“大出击” 1qing 2008-07-22 23:33:26来源: